電子郵件 網上辦公

                      邀兵請將  
                      您現在所在位置: 德衡商法網  >   律師視點  >  
                      何?。簭淖钚鹿珗蟀咐础凹铀俪鲑Y”公司決議的效力 ——試論認繳制下股東出資期限利益的保護
                      發布日期:2021-05-06
                      何  巍

                      北京德和衡(深圳)律師事務所

                      高級聯席合伙人



                      案例一:鴻大(上海)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與姚錦城等公司決議糾紛(《最高人民法院公報》2021年第3期)



                      圖片

                      基本案情


                      2017年7月17日,鴻大公司形成新的公司章程,載明:第四條鴻大公司注冊資本1,000萬元;第五條第三人章歌出資700萬元、姚錦城出資150萬元、第三人藍雪球、何植松各出資75萬元,出資時間均為2037年7月1日;第九條股東會會議應當于會議召開十五日以前通知全體股東;第十一條……股東會會議由股東按照出資比例行使表決權;股東會會議作出修改公司章程、增加或者減少注冊資本的決議,以及公司合并、分立、解散或者變更公司形式的決議,必須經代表全體股東三分之二以上表決權的股東通過。姚錦城及三個第三人在上述章程后簽名。此后,在公司登記機關備案材料顯示,姚錦城和三名第三人成為鴻大公司股東,姚錦城持股15%、第三人何植松持股7.5%、第三人章歌持股70%、第三人藍雪球持股7.5%。


                      2018年11月18日,鴻大公司形成2018年第一次臨時股東會決議,載明:應到會股東4人,實際到會股東為三個第三人,占總股數85%,姚錦城收到股東會通知后未出席股東會,也未委托其他人出席股東會,會議由執行董事主持,到會股東以合計持有鴻大公司85%股權,代表的表決權超過三分之二同意形成修改公司章程等四項決議。


                      上述臨時股東會決議第二項決議所涉章程修正案,載明如下內容:將鴻大公司章程第五條姚錦城及三個第三人作為鴻大公司股東的出資時間2037年7月1日修改為出資時間2018年12月1日;并增加以下內容:若公司股東之間或股東與公司之間就出資時間另有約定,無論這等出資約定的具體時間在本章程或章程修正案簽署之前還是簽署之后,則股東的出資時間以該出資約定為準,但出資約定的最晚期限不得超過2018年12月1日;股東逾期未繳納出資額的,應當按照同期人民銀行公布的一年期貸款利息向公司支付逾期利息;股東溢價投資入股的金額超過其認繳的注冊資本部分,應當計入公司的資本公積金。



                      圖片

                      爭議焦點


                      1、鴻大公司2017年7月17日章程是否系對《合作協議書》約定的股東出資作出了變更;


                      2、本案修改股東出資期限是否適用資本多數決規則;


                      3、鴻大公司是否存在亟需股東提前出資的正當理由。



                      圖片

                      公報案例裁判要旨


                      有限責任公司章程或股東出資協議確定的公司注冊資本出資期限系股東之間達成的合意。除法律規定或存在其他合理性、緊迫性事由需要修改出資期限的情形外,股東會會議作出修改出資期限的決議應經全體股東一致通過。公司股東濫用控股地位,以多數決方式通過修改出資期限決議,損害其他股東期限權益,其他股東請求確認該項決議無效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圖片

                      關聯法條


                      ?《公司法》第二十條 股東禁止行為


                      公司股東應當遵守法律、行政法規和公司章程,依法行使股東權利,不得濫用股東權利損害公司或者其他股東的利益;不得濫用公司法人獨立地位和股東有限責任損害公司債權人的利益。公司股東濫用股東權利給公司或者其他股東造成損失的,應當依法承擔賠償責任。公司股東濫用公司法人獨立地位和股東有限責任,逃避債務,嚴重損害公司債權人利益的,應當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


                      ?第二十二條 公司決議的無效或被撤


                      公司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董事會的決議內容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無效。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董事會的會議召集程序、表決方式違反法律、行政法規或者公司章程,或者決議內容違反公司章程的,股東可以自決議作出之日起六十日內,請求人民法院撤銷。股東依照前款規定提起訴訟的,人民法院可以應公司的請求,要求股東提供相應擔保。公司根據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董事會決議已辦理變更登記的,人民法院宣告該決議無效或者撤銷該決議后,公司應當向公司登記機關申請撤銷變更登記。


                      案例二



                      圖片

                      基本案情


                      深圳A公司成立于2018年,注冊資本1800萬,股東有劉某(股權比例20%)、柯某(股權比例80%)。2019年1月16日,股東劉某將其4%的股權、柯某將其14%的股權分別轉讓給上海B公司,B成為A占18%股權的股東,后進行工商變更登記。2020年8月28日,A公司召開股東會,決定以公司注冊資本1800萬元的三分之一為基礎,按持股比例在2020年9月4日前全面履行出資義務。由于B公司未按照股東會決議履行出資義務,A起訴至法院請求法院判令B公司出資。


                      經法院查明,劉某和柯某向B公司進行股權轉讓之前并未進行實繳出資,而股權轉讓后的公司章程中卻顯示:原股東所認繳的出資已于設立前足額繳納。另外,B公司并未收到股東會召集的書面通知,庭審中A公司也未能舉證按照公司章程將股東會通知郵寄送達了B公司;微信群通知的日期也僅僅比召開股東會提前2天。A公司章程規定:召開股東會,應當于會議召開15日前以書面方式或其它方式通知全體股東。



                      圖片
                      一、“加速到期”與“認繳制”的關系


                      2013年《公司法》修改時,為了激發社會公眾創新精神,降低投資創業的制度性成本,公司法在公司資本制度上進行了重大調整。其中,在出資繳納期限上,《公司法》取消了原來的2年或者5年的強制性到位的要求,出資額何時到位完全由公司章程規定,即股東享有出資“期限利益”。但是,股東的投資大為便利之后,債權人的利益如何周延地進行保護?控股股東在經營公司過程中,可能出現資金不足的情況,公司產生了要求其他中小股東提前實繳出資的迫切需求。


                      實踐中,涉及股東出資加速到期主要有兩種情況,一種是債權人起訴公司股東出資加速到期以清償其債務,另一種是公司召開股東會,作出修改公司章程中關于出資期限的決議。上述兩種情況的原因各不相同,前一種是由于公司不能清償到期債務,此時,已不僅僅屬于合同法的領域,而是涉及合同法、公司法、破產法等多個領域,也必須在相關的利害關系人之間進行審慎的利益平衡。股東在繳納出資上享有的期限利益是《公司法》規定的法定利益,從立法上講,即使公司不能清償到期債務,在法律上沒有剝奪股東期限利益的特殊情形下,法院不宜判令股東以其認繳的出資額向債權人承擔清償責任。2013年公司資本制度改革以后,公司日益從資本信用過渡到資產信用,注冊資本與債權人保護之間的鏈接基本被切斷。公司不能清償到期債務時,也觸及到了公司、股東、單個債權人(即起訴請求股東向其清償的債權人)、公司全部債權人之間的利益平衡問題。法院原則上不應在個案上判令股東向單個債權人承擔清償責任。但在某些例外情形下,比如某股東使債權人對其認繳但未屆出資期限的出資額已產生高度確信和依賴的情形下,可以考慮在個案中予以保護。第二種情況,股東會決議修改出資期限,既有可能是“加速到期”,也可能是“延長出資”,其中原因大相徑庭。


                      圖片
                      二、“九民會議紀要”第六條與“鴻大公司決議糾紛案”判決要旨的關系



                      圖片

                      關聯法條


                      最高人民法院于2019年11月14日發布的《全國法院民商事審判工作會議紀要》第六條規定:在注冊資本認繳制下,股東依法享有期限利益。債權人以公司不能清償到期債務為由,請求未屆出資期限的股東在未出資范圍內對公司不能清償的債務承擔補充賠償責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是,下列情形除外:


                      (1)公司作為被執行人的案件,人民法院窮盡執行措施無財產可供執行,已具備破產原因,但不申請破產的;


                      (2)在公司債務產生后,公司股東(大)會決議或以其他方式延長股東出資期限的。


                      在公司喪失債務清償能力,且符合法定條件出現股東惡意延長出資期限以逃避履行出資義務等情形下,公司債權人可以要求股東繳納出資的期限加速到期,以提高公司的償債能力,符合平衡保護債權人合公司股東利益的立法目的及公平合理的原則。


                      從九民會議紀要第六條和鴻大公司決議糾紛案判決要旨來看,兩個法律文件都對審判實務具有指導作用,對統一裁判思路,規范法官自由裁量權,增強民商事審判的公開性、透明度以及可預期性,提高司法公信力具有重要意義。兩者均確認和強調了在注冊資本認繳制下,股東依法享有期限利益。九民會議紀要第六條是在強調保護未屆出資期限的股東依法享有期限利益的原則上,謹慎地規定了兩項可以打破期限利益保護的情形,這是最高法院在多方征詢意見并結合審判實務后,由最高法院審委會民事行政專委會討論決定。此項規定是對股東出資加速到期制度的重要規定,是對法律和司法解釋范圍內僅有的兩項加速到期制度【《企業破產法》第35條和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第22條第一款】的有益補充。而鴻大公司決議糾紛案作為公報案例進行發布,則是對股東未屆出資期限依法享有期限利益的再次強調,也是彰顯法律和判決對股東之間“契約嚴守”的尊重。九民會議紀要第六條是對債權人利益進行保護,而鴻大公司決議糾紛案強調了對股東固有權的保護,兩者相得益彰,與上述法律范圍內兩項加速到期制度,實際上是劃定了股東出資加速到期的邊界,對審判實務具有重要影響。


                      圖片
                      三、股東出資“期限利益”與債權人利益保護的平衡


                      根據“公司利益相關者”理論,股東利益最大化并非公司的唯一目標,公司的決策不僅要考慮股東利益最大化,還需要考慮其他利益主體的利益;公司的權力源于所有的利益相關者而非僅僅股東的委托,管理者應對所有的利益相關者而非僅僅對股東負責;股東以外的其他利益相關者應該也在公司治理中有一席之地。


                      《公司法》第一條開宗明義,規定公司法的宗旨之一是保護“債權人的合法權益”。在其他章節的多個條文中也規定了對債權人利益保護的相關條款,比如第20條就是關于公司法人人格否認的規定。


                      實際上,股東利益和債權人利益之間存在沖突,具體包括兩種情形:


                      1、全體股東與債權人的利益沖突。在對外與債權人的利益沖突中,全體股東的利益是一致的。如果全體股東損害債權人利益,那么將適用《公司法》第20條的公司法人人格否認規則,全體股東將被債權人追究連帶責任。


                      2、多數股東與債權人的利益沖突。王文宇教授認為:股東與債權人的利益沖突更多地表現在多數股東與債權人的利益沖突,其間還夾雜著公司管理層與多數股東相互勾結共同侵害債權人的情況。多數股東濫用控制權從公司攫取不法利益的,少數股東與債權人均為受害者。如果控股股東或多數股東濫用控制權通過不公平關聯交易從公司轉移利潤,不僅損害了少數股東的利益,也減少了公司的責任財產,可能損害債權人利益。此時將對多數股東適用公司法人人格否認規則,被債權人追究連帶責任的僅限于多數股東。


                      在注冊資本認繳制下,規定股東加速到期的,目前只有兩個條文。



                      圖片

                      關聯法條


                      ?《企業破產法》第三十五條 


                      人民法院受理破產申請后,債務人的出資人尚未完全履行出資義務的,管理人應當要求該出資人繳納所認繳的出資,而不受出資期限的限制。


                      ?《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第二十二條 


                      公司解散時,股東尚未繳納的出資均應作為清算財產。股東尚未繳納的出資,包括到期應繳未繳的出資,以及依照公司法第二十六條和第八十條的規定分期繳納尚未屆滿繳納期限的出資。公司財產不足以清償債務時,債權人主張未繳出資股東,以及公司設立時的其他股東或者發起人在未繳出資范圍內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依法予以支持。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債權人直接請求瑕疵出資股東在未出資本息范圍內對公司債務不能清償的部分承擔補充賠償責任,而無須通過提起代位之訴的途徑,這屬于公司組織法上的請求權依據,突破了行為法的請求權限制,體現了公司組織法的獨立性。


                      上述兩個條文均是在公司非正常運行期間適用。而公司在正常運行期間,如果公司不能清償到期債務,由于公司債權人不能決定公司的解散與否,也不愿意申請公司破產,可否直接請求出資義務尚未屆期的股東出資義務加速到期?在九民會議紀要頒布之前,我國公司法審判實務傾向于原則上不支持加速到期,而是通過行使釋明權讓原告債權人申請公司破產清算,從而啟動上述的股東出資義務加速到期機制,當然,也有部分法院的裁判支持加速到期。九民會議紀要第六條的頒布,對上述情況的解決提供了明確的指引。同時,對公司股東會延長出資期限的行為進行了規制,也對股東適用“加速到期”規則。


                      甘培忠教授認為,在認繳制下,可能會出現股東出資期限遙遙無期的情形,此時,股東認繳額更類似于股東提供了對于公司債務的一種擔保機制,而不是一項出資義務。


                      從公司資本與債權人保護的關系來看,《企業信息公示暫行條例》第8條、第9條規定股東的出資時間向社會公示。債權人在與公司交易時可以在審查公司股東出資時間等信用信息的基礎上綜合考察是否與公司交易。結合《企業破產法》第35條和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第22條第一款的規定,以及公報案例鴻大公司決議糾紛案確立的裁判規則,在注冊資本認繳制下,登記繳納的出資時間應當遵循“契約嚴守”原則,除了法律明確規定的情形下,應當對股東出資的“期限利益”進行保護,而不能隨意“加速到期”。當然,股東出資涉及公司的資本充實和交易履約能力,茲事體大,應該通過修改公司法的立法方式進行明確,這可能是解決此類問題在司法和立法之間存在爭議的最好方法。


                      非破產、清算情形下可能與股東出資加速到期相關的規則是《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三)》(下稱“《公司法司法解釋(三)》”)第13條第2款。



                      圖片

                      關聯法條


                      ?《公司法司法解釋(三)》第十三條


                      股東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公司或者其他股東請求其向公司依法全面履行出資義務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公司債權人請求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的股東在未出資本息范圍內對公司債務不能清償的部分承擔補充賠償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的股東已經承擔上述責任,其他債權人提出相同請求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股東在公司設立時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依照本條第一款或者第二款提起訴訟的原告,請求公司的發起人與被告股東承擔連帶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公司的發起人承擔責任后,可以向被告股東追償。


                      股東在公司增資時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依照本條第一款或者第二款提起訴訟的原告,請求未盡公司法第一百四十八條第一款規定的義務而使出資未繳足的董事、高級管理人員承擔相應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董事、高級管理人員承擔責任后,可以向被告股東追償。


                      圖片
                      四、股東出資認繳時間的司法認定


                      在案例二中,公司章程中的出資情況與實際情況不符,實際上是在工商登記過程中,由于照搬“章程模板”又疏于對實繳情況的審查而造成的,也是施行認繳制后的常見情況。審判實踐中,股東認繳出資時間的認定關系到股東是否存在未繳納或者未足額繳納出資的問題。實務中除了要關注公司章程中認繳和實繳與實際情況是否一致之外,結合《公司登記(備案)申請書》和實踐中企業落實《企業信息公示暫行條例》(國務院令654號)關于年報的操作實踐,需要重點審核《公司登記(備案)申請書》附件之一《股東(發起人)、外部投資者出資情況》的內容。投資人在投后管理中需要關注企業年報信息中股東出資認繳時間是否與公司章程約定一致。



                      圖片

                      關聯案例


                      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2019)京民終528號李炯與天佑北京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等申請執行人執行異議之訴二審民事判決書(以下簡稱: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2019)京民終528號案)



                      圖片

                      裁判要旨


                      公司法雖然規定股東出資信息由股東自行決定并記載于公司章程,但公司章程系股東之間對公司經營及管理事務的約定,公司章程僅對公司、股東、董事以及公司高級管理人員具有約束力。相對而言,企業年報信息是企業自主填報并對社會公示的信息,亦為社會公眾特別是交易相對方在與公司進行交易時查詢以及判斷其交易風險的依據,且企業應對其在年報系統中公示信息的真實性、準確性負責。據此,本案中,應以中青匯力公司在企業年報系統中所填寫的有關股東認繳出資的時間認定天佑公司是否存在未繳納或未足額繳納出資的情形。


                      圖片
                      五、“加速到期”與“延期出資”的關系及法律后果


                      實踐中,為了逃避債務,公司股東可能召開股東會,作出延期出資的股東會決議并修改公司章程,實際上屬于九民會議紀要第六條第二項明確規定的打破期限利益保護的情形。那么,作為債權人,在公司無財產可供執行的情形下,公司債權人是否有權要求股東的認繳期限加速到期,對公司債務承擔補充責任呢?答案是肯定的。至于如何實現和操作,具體來說:


                      1、在訴訟階段,股東惡意延長認繳期限,公司債權人直接要求加速到期要求股東承擔補充賠償責任,全國法院存在不同的處理方式,從已知判例中可以看出,少部分法院支持,大多數法院不予支持;


                      2、在執行階段,公司財產不足以清償的情況下,債權人主張追加未到期股東為被執行人承擔補充賠償責任,部分法院予以支持;


                      3、當執行法院不予追加時,債權人的救濟途徑為執行異議之訴。


                      圖片
                      六、“資本多數決”在公司治理中的適用范圍


                      最高人民法院宋曉明認為:“資本多數決原則是公司法的一項基本原則,應當在案件審理過程中得到充分的貫徹。另一方面,也要正視當前公司訴訟中反映出的控股股東利用公司的控制地位,濫用資本多數決原則侵害少數股東權利的現象。在案件審理過程中,要注意在資本多數決原則和少數股東保護之間尋求妥當的利益平衡,實現對資本多數決原則的遵守和少數股東權的保護并重?!?/span>


                      在股東權益發生沖突的情況下,控股股東只有在遵循誠實信用原則的前提下行使權力,才能根據資本多數決原則將自己意志擬制為公司之意志,否則,即為濫用資本多數決。


                      司法和立法保護小股東合法利益及遏制控股股東濫用資本多數決的同時,我們也倡導控股股東在行使權利時“慎獨自律、慎用權力”,恪守誠實信用原則,嚴肅對待股權,尊重和善待公司及其他股東,共同營造良好的營商環境。


                      從權利來源上來講,股東的權利是指能夠因對公司進行投資而持有的公司股權(股份)?!豆痉ā返谒臈l規定了股東的法定權利,主要包括兩個方面:一方面是以“享有資產收益”為代表的財產權;另一方面是以“參與重大決策和選擇管理者”為代表的身份權。其中,財產權是股東投資一個企業的最主要目的,身份權是保證財產權得以實現的保障手段。


                      財產權是股東取得財產性剩余索取權的權利,屬于股東可以單獨行使的權利,又稱為自益權,包括但不限于分紅權、剩余財產分配請求權、新股認購權、異議股東請求收購權、出資轉讓權、股份優先受讓權等。


                      身份權是股東參與公司決策、經營管理、監督和控制的權利,屬于要和其他股東共同行使的權利,又稱為共益權,包括但不限于股東(大)會召集請求權、知情權、質詢權、表決權、提案權、違法決議撤銷(無效、不成立)權、請求解散權和訴訟權等。


                      根據法律的股東和股東權利的分類,實務界對資本多數決的限度進行了框定,對司法實踐具有重大參考價值。主要內容包括:


                       1、股東權中固有的、不可因公司各主體的合意和資本多數決原則加以改變的權利應當包括兩種權利——關系到在公司治理過程中實現民法誠實信用原則的權利和涉他性權利,即:如果該權利被放棄或者剝奪,則危及其他當事人和社會公共利益,危及公司治理法律關系中的基本道德底線,危及公司作為法定形態市場主體的同質性,使股東不僅喪失權利,而且喪失了保障自身權利的基本能力。一般而言,民事主體對其擁有的民事權利有處分權,但是公司法律關系的涉他性、公司治理結構所應當具備的最低限度的同質性、誠實信用和公序良俗原則對公司治理結構的基本支撐,使得有關股東權在某種意義上發生了異化,演化為不可拋棄、更不能以資本多數決原則予以剝奪的權利。在公司法規范中,符合上述特征的權利應當包括:


                      (1)股東基于《公司法》第26條、第27條、第28條、第31條、第36條所產生的、對于其他股東在資本瑕疵問題上的相關請求權。在此需要特別注意,《公司法》第28條規定了股東出資享有期限利益,不得以資本多數決予以剝奪或者擅自進行改變。



                      圖片

                      關聯法條


                      ?《公司法》第二十八條 


                      股東應當按期足額繳納公司章程中規定的各自所認繳的出資額。股東以貨幣出資的,應當將貨幣出資足額存入有限責任公司在銀行開設的賬戶;以非貨幣財產出資的,應當依法辦理其財產權的轉移手續。


                      股東不按照前款規定繳納出資的,除應當向公司足額繳納外,還應當向已按期足額繳納出資的股東承擔違約責任。


                      (2)股東基于《公司法》第33條所產生的知情權。


                      (3)基于《公司法》第40條所產生的股東會召集權。


                      (4)第42條所隱含的出席權。


                      2、可因公司各主體的合意、但不可因資本多數決而改變的權利應當是股東擁有的股東權中的重要的、關鍵的權利,同時這種權利的放棄與自愿受限制不影響到公司外部當事人、其他股東的權利,也不影響公司治理結構的基本同質性。認定的標準亦應當根據公司法的明確規定和立法本意。應當包括以下權利:


                      (1)基于《公司法》第34條產生的依照出資比例分取紅利的權利和新增出資優先認繳的權利。


                      (2)基于《公司法》第34條產生的股東表決權,關于優先股股東根本利益的表決權。


                      (3)股東權的整體處分權。


                      3、除了上述含有固有權性質的權利外,資本多數決在原則還應當受到公司法第二十條的限制。一般而言,學界與實務界對公司法第二十條的理解集中于公司法人格否認方面。該條款在解決資本多數決原則與少數股東權保護之間的關系問題上具有“兜底”作用。公司法第二十條規定:“公司股東……不得濫用股東權利損害公司和其他股東的利益”,“公司股東濫用股東權利給公司或者其他股東造成損失的,應當依法承擔賠償責任?!币勒展痉ǖ谌藯l的規定,股東會在公司運營過程中對于公司的諸多事項要作出決策,除了前述的兩類權利外,當然應遵循資本多數決原則,其中不可避免地可能造成對部分股東的不利。必須看到,這種不利在大多數情況下是小般東所必須付出的代價。但是,在控股股東并非為了公司整體利益,而是僅為自身利益而采取的不利于少數股東的決策的情況下,法院可以援引公司法第二十條對少數股東利益進行保護。


                      圖片
                      七、股東出資期限未屆期轉讓股權后出資責任由誰承擔?



                      圖片

                      關聯法條


                      ?《公司法》司法解釋(三)第十八條 


                      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即轉讓股權,受讓人對此知道或者應當知道,公司請求該股東履行出資義務、受讓人對此承擔連帶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公司債權人依照本規定第十三條第二款向該股東提起訴訟,同時請求前述受讓人對此承擔連帶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受讓人根據前款規定承擔責任后,向該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的股東追償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但是,當事人另有約定的除外。


                      在認繳制下,公司法及其司法解釋并未限制對認繳資本未繳納或未全部繳納情況下的股權轉讓進行限制,股東出資義務由公司章程進行規定,在公司章程規定的出資期限等條件成就之前,也就是出資期限屆滿之前,股東不存在提前出資的義務,也就不存在股東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的違法行為。上述司法解釋規定中的“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即轉讓股權”,應當是指股東在轉讓股權之前,公司章程規定的出資期限已經到期,公司有權請求該股東履行出資義務、受讓人承擔連帶責任。為加強對債權人的保護,公司法司法解釋(三)第13條第二款規定“公司債權人請求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的股東在未出資本息范圍內對公司債務不能清償的部分承擔補充賠償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的股東已經承擔上述責任,其他債權人提出相同請求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睂嶋H上,公司債權人應當享有與公司同樣的訴權,即當轉讓股東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即轉讓股權,受讓人對此知道或者應當知道,公司債權人有權請求轉讓股東在未出資本息范圍內對公司債務不能清償的部分承擔補充賠償責任、受讓人承擔連帶責任。此處需要強調兩點:一是公司債權人享有訴權的條件是因股東未履行或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侵害了公司債權人的債權,即公司不能清償公司債務;二是公司債權人請求賠償的金額以股東未出資金及利息范圍為限。


                      圖片
                      結  語


                      股東出資是股東的法定義務,股東有義務在約定的期限履行。但在初始章程或股東協議沒有規定,或者章程與實際情況不符的情況下,要對出資義務加速到期的,不能按照資本多數決以作出股東會決議的形式修改公司章程中的出資期限條款。出資加速到期或者在公司運營過程中規定出資期限條款,實質上是變更合同(股東協議)的行為,應當經過各方協商一致或者由全體股東一致通過決議,否則不發生法律效力,仍應按照原合同(或初始章程)執行。



                      或許您還想看

                      何?。汗究刂茩嘁暯窍碌亩聲Q議

                      何?。盒淌屡e報和控告在公司控制權爭奪中的應用

                      何?。捍_定公司及法人股東訴訟代表人的思路

                      何?。宏P于有限公司董事會會議若干實務問題研究——以某有限公司董事會會議為例

                      何?。汗窘┚值钠平庵馈獜摹豆痉ā匪痉ń忉專ㄎ澹┑谖鍡l說開去

                      何?。郝蓭熢谡{查取證過程中發揮主觀能動性的限度

                      何?。宏P于股權的那些事兒(婚姻篇)

                      何?。喝绾伪WC公司會議召集通知的有效送達?

                      何?。捍蛟旃緵Q議的“銅墻鐵壁”——“四查四盡法”規避決議瑕疵

                      何?。嘿Y本多數決的限度與規制

                      何?。河邢薰菊鲁滔拗乒蓹噢D讓的效力——以指導案例96號為視角

                      何?。涸囌摴緵Q議行為保全的必要性和限度

                      何?。核痉ㄕJ定法人股東意思表示的思路

                      何?。簜卧焖撕灻M行公司登記的裁判規則

                      何?。涸囌摴痉ǘù砣酥獾钠渌舜砉竞炗喓贤姆尚Ч?/a>

                      何?。簭淖罡叻ㄔ翰门幸庖娍垂緦嶋H出資人的“矛”與“盾” ——試論股權代持權益實現路徑和風險防控策略

                      何?。浩c議公司控制權視角下的公司機關權利配置

                      何?。簭姆ㄔ号袥Q探析“干股”協議糾紛解決之道

                      何?。盒滤痉ń忉屢暯窍陆馕觥肮蓹嘧屌c擔?!钡慕灰捉Y構——從最高院《<民法典>有關擔保制度的解釋》第68條說開去


                      作者簡介

                      何  巍

                      北京德和衡(深圳)律師事務所高級聯席合伙人

                      何巍律師,法律碩士,北京德和衡(深圳)律師事務所主任助理、商事爭議解決二部主任,高級聯席合伙人。具有證券從業資格、獨立董事資格。曾在法院從事多年審判、執行工作,曾任某上市公司董事長助理、法務總監。主辦深交所某上市公司收購案衍生的公司控制權系列案件,成功收回案涉標的公司及其子公司的控制權;主辦的其他多宗股權糾紛案件也已經為委托人取得了重大的合法權益。長期專注于股權糾紛、公司治理案件。


                      根據代理案件實務和對理論的研究撰寫的代表作有:《芻議公司法定代表人授權他人行使權利的合法性》、《公司僵局的破解之道》、《關于有限公司董事會會議若干實務問題研究》、《如何保證公司會議召集通知的有效送達?》、《試論公司決議行為保全的必要性和限度》、《司法認定法人股東意思表示的思路》、《有限公司章程限制股權轉讓的效力》、《資本多數決的限度與規制》、《打造公司決議的“銅墻鐵壁”》等。


                      電話:18948726050

                      郵箱:hewei-sz@deheng.com


                      質控人簡介

                      王悅建

                      集團合伙人

                      公司業務中心執行總監

                      wangyuejian@deheng.com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如需轉載、節選,請在后臺留言

                      Copyright@2016    版權所有    德衡商法網    免費服務監督熱線:    800-8600-880    400-1191-080

                      魯公網安備 37020202000804號     山東德衡律師事務所ICP備案號:魯ICP備05011736號    網站統計